【新闻周评】支付如围城

从2020年的年尾,向年头回顾,支付像是一座围城,城外的人想进去,城里的人想出来。

似乎所有的支付人或多或少的向外突围,不再特意强调支付;而支付以外的人,仍然在向这个领域挤,特别是一些互联网巨头,为了自身的商业矩阵需求,谋求支付牌照。

本周,汇付天下退市的消息在圈内引发了激烈的讨论,这一赴港上市的支付第一股,也可能成为了支付退市第一股(详情见:汇付天下:第一个上市,也要第一个退市)。为什么退市?通过私有化退市,很大原因是活跃度不高、估值偏低、股价不及预期、股份缺乏流通性等,在笔者看来,汇付天下可能是真的希望更多的获得资本支持。

汇付天下映射的支付变局

“汇付天下真的是一个支付公司。”一位支付从业者向移动支付网表示,“但支付并不赚钱。”

这是其对汇付天下的评价,同时也透着对行业的整体感慨。

2020年中报显示,汇付天下上半年营收17.09亿,同比下降9%;毛利3.4亿,同比下降26%;净利润8463万,同比大降45%。有疫情影响的关系,但有对比就有伤害。

相比之下,同在香港上市的移卡2020年上半年营收10.77亿,净利润为2.22亿。移卡体量比汇付天下小,但赚钱比汇付天下多。

在2020年中报发布之前,8月18日,汇付天下发布跨境收款产品uPrimer时,移卡估值约240亿港元,而汇付天下只有约38亿港币,在回应媒体彼时估值是否反映了运营情况时。

汇付天下董事长兼CEO周晔很不认同,并认为“(估值)跟体量、跟能力、跟成长性,好像现在还没建立关联性。”

“支付老兵”周晔,雄心尚在。

从业务来看,汇付天下的整体业务划分为4个部分,分别是综合商户收单、SaaS服务、行业解决方案、跨境及国际业务。

【新闻周评】支付如围城
【新闻周评】支付如围城
汇付天下2020年上半年各业务营收情况

细看各类支付业务,还是更偏向于收通道费用。综合商户收单属于较为纯正的支付业务不必多说,营收靠费率差,占据76%营收;SaaS业务方面在2019年6月,汇付天下与微盟集团签署战略合作,共同推出“微盟慧付”解决方案,本质上更偏向于通道业务,占据18%营收;二者合计占汇付天下中营收的94%,毛利率分别为18.6%和16.0%。

剩下6%的两个业务,行业解决方案和跨境及国际业务,毛利率分别45.6%和54.3%,能赚钱,但业务量占比太少了。汇付天下上半年总毛利为3.40亿,此二者产生的毛利总计为4895万,占比14.3%,约为七分之一。

相比之下,移卡2020年上半年,一站式支付服务收入(基于应用程序的支付服务+传统支付服务)占82.2%,营收为8.85亿,成本6.70亿,毛利2.15亿,毛利率24.3%;科技赋能商业服务收入(商户SaaS产品+营销服务+金融科技服务)占比17.8%,营收1.92亿,成本0.76亿,毛利1.16亿,毛利率高达60.2%。

也就是说移卡以五分之一不到的非支付业务,赚得了超过三分一的毛利。

总的来说,汇付天下纯支付业务,真的比重比较高,不赚钱。

但汇付天下也在谋变,同时也在向更加“烧钱”的领域进发。

2020年8月,汇付天下战略投资SaaS服务商奥琦玮信息科技(北京)有限公司。

2020年8月18日,汇付天下发布跨境收款产品uPrimer优麦汇。

投资需要钱,“下海”跨境收款也是一个“烧钱”的行业,通常需要进行费率补贴。

此外,在2019年,汇付天下创立聚合支付品牌汇来米,移动支付网多位同事均留意到,深圳地区部分商户的收款产品已经开始出现汇来米的踪影。一位支付服务商向移动支付网表示,汇来米补贴比较大,而且步调较为稳健,对收钱吧等头部聚合支付服务商的市场地位有一定冲击。总之,汇来米也是一个“吞金兽”。

所以,在笔者看来,香港吸收不了资金,进而选择退市,也是合情合理;此外,支付业也普遍认为,汇付天下会继续谋求A股科创板上市。毕竟,汇付天下的投资、跨境收款业务、聚合支付业务,都要“烧钱”。

向外走的支付,向内挤的巨头
【新闻周评】支付如围城

如果说做聚合支付收单是汇付天下回归支付本源,那么做投资、“下海”开辟跨境收款新战场就是支付向外走的一个趋势。

从移卡来看,这周移卡加注其对广告营销行业的投资,继其11月初收购北京创信众科技有限公司42.5%股权之后,移卡再次收购创信众另外42.5%的股权,总持股比例上升到85%。

在9月20日的移卡LINK 2020智慧经营生态大会上,移卡曾介绍了其投资的两家公司,一是富匙科技,通过“好生意”移动聚合支付工具,结合获牌第三方支付公司资源为线下商户提供收单结算等服务,同时还提供广告营销平台;二是智百威,专注于零售、餐饮业-ERP、SaaS、移动互联网、O2O技术平台等领域的开发和运营服务商。

聚合支付+SaaS+广告营销,这是移卡的打法,支付更多为了掌握商户,支付薄利化趋势下,真正赚钱的,可能还是靠后两者,而整个战略定位上,移卡也标榜自身为科技平台。

除了支付机构,一些服务商也开始向直播、营销等领域转型,例如某些服务商为银行提供营销服务,促进微信平台绑卡,可以从中获得总营销券发放金额2%~8%不等的收入。而拥有商户的服务商,也开始偏向于为商户提供综合数字化方案为定位,而不过多强调支付本身。

“没有人在谈支付,但所有的业务都渗透着支付。”一支付服务商如此评价着内部在项目沟通时的情况。

支付公司在更多的基于本源开展异业经营的同时,许多巨头也在通过收购支付牌照向支付进发。

2020年1月,拼多多通过持有付费通50.01%股权获牌,最近在测试“多多钱包”。

2020年6月,跨境收款企业PingPong获得浙江航天电子51%股权质押。

2020年9月,字节跳动则收购合众支付获得支付牌照,“doupay”商标也已注册到位。

2020年9月,央行批复,携程收购东方汇融100%股权,获得支付牌照。

2020年11月,媒体报道,快手传收购易联支付50%股权,曲线获得支付牌照, “老铁支付”商标也早已注册好。

此外还有尚未官宣,但坊间传闻已久的华为可能也将获得支付牌照。总的来看,这些公司本身就非常赚钱,获得支付牌照或是为了合规,或是为了拓展业务。

另一方面,支付牌照的数量也正在逐渐减少,截至12月初,人民银行在2020年已经注销4张支付牌照,其中3张为预付卡发行与受理,1张包含互联网支付,即江苏省电子商务服务中心有限责任公司,一些难以盈利和违规的机构,加速淘汰。

回顾2020年,其实支付行业的新闻并不多,无非是谁家支付牌照买卖了,谁家被处罚了,谁家被公安上门了,流行点的话就是“内卷化严重”,加速优胜劣汰的一年。

未经允许不得转载:POS机-POS机办理网 » 【新闻周评】支付如围城

赞 (0) 微信客服

说点什么

avatar
  Subscribe  
提醒

办理POS机请联系本站客服

微信扫一扫打赏

同行请自重!